您的位置:4px香港查詢 >> 網絡遊戲

漂洋過海來坑你!逆水寒新版本跨服副本開啓,親友團聚血壓拉滿

2021-09-30 13:56:52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userName}}lv{{userLevel}}

評論

評論

收藏

收藏
關注遊久電競
關注遊久網

人生彷彿必然充滿遺憾,否則回憶就會無處安放。

在泛娛樂化的發展還沒有如此迅捷的那個年代,網絡遊戲其實貫穿了我們這一代人的整個青春。無論是無論是奔走着為了拯救幻想中另一片大陸的勇者,或是穿越在槍林彈雨中穿梭的戰士,是自遠方彼岸疾馳而來的冒險家,是一柄木劍行俠仗義的遊俠兒;在我仍然年少的那段時光裏,閉塞的環境下忽然有很多的光彩被一一點亮。

就像其實我想此時此刻在看着這篇文章的你,一定有過這樣的經歷。

偶然間,你在現實中認識了一位朋友;偶然間發現你們恰巧在玩同一款遊戲;偶然間又聊到了同樣的遊戲話題。你恨不得跟眼前這個人燒黃紙拜把子,仔細一問,嗐,可惜不在一個服務器。

而對於一個MMO網遊玩家而言,服務器的壁壘就像是兩個不同的世界,難以交集。還記得三年前的6月29日,我早早就下好了客户端,等着《逆水寒OL》開服,排隊,捏臉,進入遊戲。

在甜水巷口,我瞥見一個ID有些中二,甚至可以説是有些土的碎夢。當時的我實在難以理解,是需要何等勇氣才敢把這個極品ID頂在頭上招搖過市。

在強烈的好奇和尊敬的驅使下,我上前提出了好友請求。之後我們一起聊天,一起下副本,押鏢,還進了同一個幫會。

後來,我們之間有了分歧,可能是他追求更高的目標,可能是我只想做一個遊山玩水的鹹魚,他去了勢力更加強大的幫會,手握長刀,征戰四方,我則留在沒有幾個活躍玩家的小幫會,遊山玩水,佛系養老。

分開之後,他仍然會在每週六晚上,提前幫我留好英雄舞陽城的位置,即便我的鐵衣血量還不如隊裏的血河。我們也仍然會一起押鏢,因為他害怕會有野生孤狼偷襲我這個裝備寒酸的鐵衣。

直到有一天,他告訴我,因為第一屆比賽的即將開幕,可能要轉去其他服務器,作為幫會的主力碎夢兼資源隊鬼見愁,那個平日裏豪擲千金的幫主私下找他談了很久。

我知道經此一別,可能再難相見,我盯着交易欄裏的白夜拂雪出神。

“拿着吧,你戴着白髮,出去押鏢就沒人敢動你了。我不在的時候,你可小心點那幫孤狼。”他迅速鎖定了交易欄,催着我拿走白髮。

“不做裝備了?這東西我等個綁定的就行,何必要這個非綁的呢?”我有些不樂意,按當時的物價,這頂白髮,夠他去做一兩件裝備。

“趕緊的,磨磨唧唧的,記得選神相的頭髮,好看。”

“唉,行吧,那,啥時候回來啊?”

“不知道,但是肯定還能見上,到時候,你可得給我好好打工,隨叫隨到!”

“成,就這吧,你差不多到點了。”

“那就有緣再見。”

之後,我的好友列表分區裏,有一個分組一直空着。

是啊在漫長的遊戲時間裏,我都差點忘了:説到底,不正是因為他們,才有了這片江湖嗎?

總是不自覺想想起來,作為一款武俠MMORPG網遊,在如今這個充斥着碎片化和快節奏的遊戲環境裏,《逆水寒》也正是依靠着他最引以為傲的社交驅動和遊戲裏繽紛真實的玩家關係,撐過了端遊市場的凜冽寒冬,與玩家相互扶持着,走到了今天的高度。

這片江湖,終究是人與人之間的江湖,充斥着一抹子的人情味兒。

也因此,行走於這片江湖,你會遇見那位九州風雷,桃李滿天下的玩家“越長風”,師門逾百位徒弟,仍然盡職盡責,為弟子開山渡河,帶他們開荒打本,幫助他們成長,努力温柔這片江湖的每一抹顏色。

也因為如此,你會聽聞浮生若夢的某對情緣,先下山再上山,只為畫面裏一行行的代碼和美術素材,只為一句不必擔心,便毅然決然的橫跨千里,從江南到上海,為了照顧身染重病來到女孩孱弱的身邊,不離不棄,噓寒問暖。從遊戲到現實,結婚生子,江湖入再從江湖出,為琴瑟和鳴。

在這樣動人的江湖裏,我們慢慢見到了成百上千的人,也見識了成千上萬的人生。與此同時,我那些在岔路上分開的朋友們,也在平行刷新着自己的故事,自己的江湖。那些情緣,師徒,幫會,勢力共同成就瞭如今的《逆水寒》,如今這片大宋的延續。

而如今,在新版本的努力下,最後的隔絕與桎梏也終於被破除。在23號即將上線的秋季新版本資料片裏,玄鑑門於白鹿洞書院廣發英雄帖,邀請天下豪傑齊聚。在新版本中,那些昔日的摯友與情愛終是匯聚在了白鹿洞這個江湖氣息最濃重的地方。在那些服務器等級上限為109級的服務器中,玩家只需要前往白鹿書院的跨服場景,便可和其他所有服務器的玩家共同挑戰副本,再續前緣。

不需要再遙遙無期地守望,也不必伴隨着服務器的興衰迭起四處流浪,我們這些四散在大宋江湖各處的遊俠兒,終是江湖再聚首。

就像是有人開動了記憶的倒放按鍵,只是站在白鹿洞的門口,那些穿越了無數個光陰的情緣、師徒、同門、幫會就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邊。恍惚間,那些在決戰舞陽城,風雪鐵牢關留下的刀光劍影,那些在驚雪瑤城,武林風雲錄傳頌的同門情誼。

恰似故人歸。

跨服組隊副本的開啓就像是一照應進現實的夢,在我們站回自己昔日同袍身邊的那一刻,關於《逆水寒》所有的玩家間的故事都被填充和拓展。攻略副本,奪取獎勵,獲得道具;有沒有答案其實已經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找尋那些曾經的過程。

那些關於和跨服情緣日思月唸的愛情,

那些關於和流離失所的幫會舊故並肩作戰的友情,

那些在跨服戰場上和對岸勢力切磋的以武會友。

那些在琳琅閣宇間和那些異服好友的推杯換盞,

以及,我記憶深處,在我還是萌新時期曾經光着屁股在副本里一邊跳舞一邊看我師父單挑boss的勇氣。

好時光就是那麼容易造就,也容易逝去。但記憶都會留下,像金子一樣不容易被腐蝕又閃閃發光。

而在如今的《逆水寒》的江湖裏,我找回了更鮮活靈魂的雀躍。

而我已經在副本門口,磨刀霍霍等着折磨那個為了漂亮師妹,拋下我去遊園驚夢的唱歌跑調的師父了。

好時光一直都在,而大家都會一直在這裏等你。

各位師兄師姐,同門袍澤,請!